[成功評獎查詢(xún)系統]
首頁(yè) » 家長(cháng)建設手冊 » 【教育】石中英:如何對待學(xué)生的錯誤?
【教育】石中英:如何對待學(xué)生的錯誤?
發(fā)布日期:[2年前 (2022-04-22)]瀏覽次數:[4239]
《論語(yǔ)•雍也》中,孔子贊揚弟子顏回好學(xué),說(shuō)他“不遷怒,不貳過(guò)”,意思是顏回有君子之風(fēng),厚責于己,薄責于人,不在同一個(gè)地方犯兩次的錯誤。在孔子看來(lái),人非圣賢,孰能無(wú)過(guò),犯錯是很正常的。但是人不能在一個(gè)地方犯同樣的錯誤,應該從錯誤中學(xué)習,改過(guò)遷善。
 
孔子的思想表達了一種古老的學(xué)習理念,就是“通過(guò)錯誤而學(xué)習”。在學(xué)習理論多如牛毛的今天,這種古老的學(xué)習理念也依然有其很高的教育價(jià)值。著(zhù)名教育學(xué)家、清華大學(xué)教育研究院院長(cháng)石中英教授在接受人文清華的獨家專(zhuān)訪(fǎng)時(shí),就教學(xué)過(guò)程中如何對待學(xué)生的“錯誤”提出了一些自己的觀(guān)點(diǎn)和想法。

 

 

01

對待“錯誤”的兩種典型態(tài)度

 

石中英教授非常關(guān)注教學(xué)認識過(guò)程中的“錯誤”問(wèn)題,他曾見(jiàn)過(guò)很多老師逼著(zhù)學(xué)生改正錯誤,有的時(shí)候老師甚至會(huì )因為學(xué)生的錯誤,用不尊重學(xué)生人格的方式來(lái)批評他們,像“你怎么這么笨?你還有沒(méi)有腦子?”在這種教學(xué)環(huán)境中學(xué)習,久而久之,學(xué)生變得特別害怕犯錯誤。

 

石中英教授在《教學(xué)認識過(guò)程中的“錯誤”問(wèn)題》一文中提出,教學(xué)目標的實(shí)現往往無(wú)法一帆風(fēng)順,各種意想不到的“錯誤”會(huì )打亂既定的教學(xué)計劃,給教學(xué)活動(dòng)帶來(lái)挑戰。“觀(guān)察一位教師在課堂教學(xué)過(guò)程中如何對待錯誤特別是學(xué)生所犯的錯誤,是一件非常有教育意義的事情”。他總結了教學(xué)過(guò)程中對待“錯誤”的兩種典型態(tài)度。

 

(1)視學(xué)生的錯誤為教學(xué)的失敗

 

基礎教育中常見(jiàn)的情況是,老師“視錯誤為教學(xué)的失敗,因而在教學(xué)觀(guān)念、行為與制度層面上極力加以防止、克服并給予各種錯誤以消極的評價(jià)”。訪(fǎng)談中,石中英教授舉了許多生動(dòng)的例子,以說(shuō)明這是在傳統課堂中很常見(jiàn)的一類(lèi)現象。持有這種態(tài)度的教師,在學(xué)生犯錯之后,會(huì )表現出失望、不滿(mǎn),甚至會(huì )用言語(yǔ)進(jìn)行挖苦。石中英教授反省了自己37年前在鄉村小學(xué)教學(xué)生寫(xiě)作文時(shí)的情形。當學(xué)生在作文中第一次出現錯別字時(shí),他會(huì )幫學(xué)生改過(guò)來(lái),第二次如果又錯了他就會(huì )在錯字上打X,如果學(xué)生第三次再寫(xiě)錯,他就會(huì )生氣地把X打得非常大,“恨不得把作文紙劃破了”。

 

回想那段教學(xué)經(jīng)歷,石中英教授有些感慨,認為當時(shí)自己并沒(méi)有去思考學(xué)生為什么在某個(gè)地方老犯錯誤,只知道給學(xué)生的錯誤扣分。這種教學(xué)態(tài)度和行為造成的后果是:“學(xué)生會(huì )覺(jué)得犯錯誤是不光彩的、可恥的甚至是可怕的。這對青少年個(gè)性品質(zhì)和創(chuàng )新精神的培養產(chǎn)生巨大的負面影響。”石中英教授將這種教學(xué)文化與青少年學(xué)生創(chuàng )新精神不強聯(lián)系起來(lái)考慮,認為“長(cháng)期浸潤在這種容不得錯誤的教學(xué)文化中,學(xué)生們會(huì )漸漸失去了求知探索的勇氣”。

 

(2)視學(xué)生的錯誤為教學(xué)的資源

 

與上述態(tài)度不同的是,持有這種態(tài)度的老師把犯錯看成是學(xué)生彰顯學(xué)習主體性的一種表征和教學(xué)的一種資源。犯錯本身也是一種認識與行動(dòng)的結果。如果學(xué)生什么也不想,什么也不做,那么就什么錯誤也不會(huì )犯。任何人的任何認識與行動(dòng),都存在犯錯的可能,學(xué)生當然也不例外。持有這種態(tài)度的教師“會(huì )在教學(xué)觀(guān)念、行為與制度層面上對于學(xué)生的學(xué)習行為予以鼓勵、肯定并給予學(xué)生的錯誤以教學(xué)上的寬容和積極評價(jià)”。

 

北京實(shí)驗二小的華應龍老師就是這樣的教師,他多年所倡導的“化錯教育”致力于改變對學(xué)習錯誤的刻板印象,將錯誤當作是學(xué)習的新起點(diǎn)。在這樣較為寬松的課堂氛圍之下,教師和學(xué)生不再對“錯誤”感到羞恥或恐懼。教師會(huì )引導并鼓勵學(xué)生們靜靜傾聽(tīng),認真思考,主動(dòng)發(fā)表意見(jiàn)。在這樣的課堂上,學(xué)生所犯的錯誤本身成為一種學(xué)習的資源,實(shí)踐了“通過(guò)錯誤而學(xué)習”這一古老然而卻是基本的學(xué)習理念。不過(guò)要想真正地實(shí)現“通過(guò)錯誤而學(xué)習”的目標,石中英教授認為,需要有波普爾倡導的“批判理性主義”精神,注重證據和邏輯在排除和修正錯誤中的作用。

 

圖片

 

 

02

重視學(xué)生直接經(jīng)驗的價(jià)值

 

上述兩種對待教學(xué)認識過(guò)程中學(xué)生所犯錯誤的態(tài)度,也折射出對待學(xué)生直接經(jīng)驗的不同。如果老師認為學(xué)生的錯誤是教學(xué)的失敗,他們會(huì )千方百計地預防學(xué)生錯誤的發(fā)生。其中一種重要的方法就是阻礙學(xué)生直接經(jīng)驗進(jìn)入學(xué)習過(guò)程,防止直接經(jīng)驗對書(shū)本知識學(xué)習產(chǎn)生干擾作用。如果認為學(xué)生的錯誤是教學(xué)的信號與資源,那么就不會(huì )對學(xué)生的直接經(jīng)驗參與如臨大敵,甚至會(huì )鼓勵學(xué)生應用自己的直接經(jīng)驗來(lái)參與課堂教學(xué)。對待教學(xué)認識中學(xué)生所犯錯誤的不同態(tài)度背后則是對學(xué)生親身獲得的直接經(jīng)驗教學(xué)價(jià)值的不同假設。

 

直接經(jīng)驗就是學(xué)生在日常生活、學(xué)習、交往中所產(chǎn)生的對內外部世界的具體認識,它們具有生活性、情境性和模糊性等特點(diǎn);

 

間接經(jīng)驗也就是我們常說(shuō)的書(shū)本知識、教材知識不同,后者是組織化、符號化和精確化的知識。教學(xué)行為不可避免地要在兩種經(jīng)驗的交會(huì )中展開(kāi)。

 

在講述如何處理好兩種經(jīng)驗之間的關(guān)系時(shí),石中英教授介紹了陶行知先生的觀(guān)點(diǎn)——“接知如接枝”。陶行知先生把新知識的學(xué)習過(guò)程比喻成“嫁接”,嫁接枝條最重要的是利用母體枝條的能量,才能使新嫁接的枝條有生機和活力;若離開(kāi)母體樹(shù)干提供的營(yíng)養和能量,新嫁接的枝條就會(huì )死掉。

 

石中英認為,“教學(xué)也是這樣。我們學(xué)習新的知識一定要與學(xué)生原有經(jīng)驗建立起連接,并從學(xué)生原有經(jīng)驗中汲取智慧的能量,然后才能理解、同化新的知識,才能把它納入到學(xué)生的思想結構里。如教學(xué)時(shí)教師們一味排斥、壓抑學(xué)生原有思想經(jīng)驗的參與,新知識的學(xué)習就成了痛苦的過(guò)程,最終新知能不能如‘新枝’那樣成活就不好說(shuō)了。”

 

石中英教授進(jìn)一步談到了中國以前的教育模式,他認為以前很多老師并不尊重學(xué)生的直接經(jīng)驗,他們拒絕讓學(xué)生的直接經(jīng)驗參與到對課程知識的理解過(guò)程當中來(lái),從而使得學(xué)生對課程知識的掌握缺乏根基、走偏變形。當學(xué)生基于自身直接經(jīng)驗的理解和教學(xué)的目標不一致的時(shí)候,老師也會(huì )強硬地要求學(xué)生按照教學(xué)目標的要求來(lái)做,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在考試中獲得分數。這種教學(xué)文化導致了很多學(xué)生看輕自己的直接經(jīng)驗,甚至認為自己的直接經(jīng)驗沒(méi)有價(jià)值。對此,石中英教授表示:“這種認識是完全錯誤的,人學(xué)習最終目的是要提高我們的直接經(jīng)驗能力,別人的思想不能代替我們的思想,標準答案也不能代表學(xué)習者對問(wèn)題本身的自由探索。”他認為美國哲學(xué)家杜威的“教育是經(jīng)驗的改組或改造”的觀(guān)點(diǎn)就是強調了學(xué)習是對人的原有經(jīng)驗(行為)系統的不斷完善,從而不斷地提高人們的行動(dòng)能力。這種觀(guān)點(diǎn)與以往人們認為學(xué)生直接經(jīng)驗在教學(xué)教育中只具有工具價(jià)值反差很大,將直接經(jīng)驗的不斷豐富、改造與提升上升為教育教學(xué)的直接目的。

 

 

03

教育和學(xué)習不應該為了考試

 

在教育、學(xué)習、考試三者仍然緊密聯(lián)系的今天,應試教育這種為了考試而開(kāi)展的教育一直是不容忽視的一個(gè)話(huà)題?,F實(shí)中,促進(jìn)學(xué)生的自由全面發(fā)展與關(guān)注學(xué)生的升學(xué)目標之間存在悖論,很多學(xué)校表面上贊成把促進(jìn)學(xué)生的自由全面發(fā)展作為辦學(xué)的宗旨,以慰藉教育者的良知,但實(shí)際上卻緊緊圍繞著(zhù)知識學(xué)習、考試和升學(xué)來(lái)組織學(xué)校的教育教學(xué)活動(dòng)。石中英教授認為,過(guò)于重視教科書(shū)知識、過(guò)于重視考試、分數和升學(xué),在相當程度上會(huì )壓抑學(xué)生好奇心、求知欲和創(chuàng )新精神的發(fā)展。在強調標準化的工業(yè)社會(huì )里,這種教育有它較強的合理性。但是到了強調個(gè)性、多樣化、創(chuàng )新精神的信息社會(huì ),這種教育的合理性就逐漸喪失了。

 

訪(fǎng)談中,石中英教授強調指出,教是為了學(xué),學(xué)是為了發(fā)展學(xué)生主體的力量,使學(xué)生真正有學(xué)習的獲得感、進(jìn)步感和價(jià)值感,增強自己面對未知時(shí)的智慧、信心和勇氣。他分享自己的一個(gè)觀(guān)察說(shuō),從小到大,青少年學(xué)生的好奇心、求知欲、探索精神、認知的勇氣沒(méi)有呈現出同步的增長(cháng),甚至,在一些青年那里還呈現出明顯下降的趨勢,學(xué)生在經(jīng)年累月中學(xué)習的知識并沒(méi)有轉化為他們的主體能力,這是非常令人不解的。他認為,這與我們對教育、學(xué)習和考試關(guān)系的錯置有著(zhù)直接的關(guān)系。他認為教學(xué)過(guò)程中對學(xué)生主體性的尊重與運用非常重要,呼吁“把學(xué)習的重心從知識內容的傳遞轉換到對學(xué)習者學(xué)習意識、學(xué)習能力、學(xué)習方法的培養上來(lái),保護他們學(xué)習的積極性、主動(dòng)性和創(chuàng )造性”。石中英認為這些應當是教育和學(xué)習的真正目的??荚囀墙逃蛯W(xué)習的一部分,但是教育與學(xué)習不應該為了考試。”

 

來(lái)源: 人文清華講壇;石中英教授文章《教學(xué)認識過(guò)程中的“錯誤”問(wèn)題》